年(6)

一天的时间,在黄少天有点浑浑噩噩中度过了。上班时候对着电脑在那啪啦啪啦的乱敲,也没主要到自己在打些什么,等到回过神来一看,喻文州大傻瓜重复了上千次。黄少天只好归结于工作太闲让他无事可干。也是,黄少天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,从来都是月初时候忙到爆,月末时候闲出屁来的。

黄少天想着今天没开车出来要去坐地铁,提前就收拾好东西准备一到点就打卡下班。才刚出办公室,黄少天的手机就响了。这首处处吻作为铃声已经几个月没响过了,今天突然想起来吓了黄少天一跳。黄少天实在没想到喻文州还会给他打电话,又回忆了下自己早上应该没有拉下东西在喻文州车上,等脑袋转完一圈,铃声已经停了。

黄少天还在考虑这电话是回还是不回,心里...

年(5)

然后又是一阵沉默。其实他喻文州挺想听黄少天能多说几句话几个问题的,只是这两次遇到黄少天,他都沉默的不像话。这架势,颇有点像当初黄少天对待于锋的样子。喻文州还记得,以前每次遇到于锋,无论是偶然还是没办法避免,黄少天都会变得相当沉默。喻文州以前也有时候会觉得黄少天话太多,可是现在还是宁愿觉得黄少天话多点也比这种不说话状态好些。

喻文州暗想,原来我也能有这种待遇,也不知道该喜该忧。虽是如此想着,不过表现出来的喻文州,还是一贯的淡定自然,最多也就是握着方向盘的手握的跟更紧了紧。

喻文州轻车熟路的把黄少天放到公司楼下,黄少天客气的和他说谢谢,然后关门下车。

这时候喻文州才想起一件事来,问黄少天“你...

年(4)

喻文州生活很规律,平日里睡觉时间虽不至于精确到分秒,可也基本会相差太多。可是今天他失眠了。这还是喻文州最近第一次失眠。倒也没有什么辗转反侧的内容让他不能成眠,可闭上眼睛意识却总是清醒。

喻文州也不知道怎么的,总觉得站到阳台就能看见对面楼的黄少天。喻文州知道这个应该是错觉。先不说他不知道黄少天住在哪一层,阳台对着那个方向,这夜里也没有那么好的视力能看清楚一百米外的人。

可喻文州还是走到窗边向外张望,可惜他预感不灵,没有意外状况发生。对面除了零星几家还亮着灯,基本上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见。他有点烦躁,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了。

他想找根烟出来,虽然并不是想抽。

喻文州还记得以前和黄少天在一...

年(3)

黄少天也没勉强,直接从停车场坐电梯上楼去了。所以他没有看到,他进电梯后,喻文州就从车里出来了。只是喻文州没有走向他上的那个电梯口,而是走到另一个方向的电梯口。

喻文州听到黄少天说他住在这个小区,不可谓不吃惊的。只是平时一直表情淡定惯了,虽然吃惊表情语气也看不出来。他没有想到,分手之后,黄少天和自己一样,竟然还是住在“家”附近,甚至连小区选的都是一个。

喻文州暗暗想,也许黄少天其实也没有走的时候表现的那么洒脱吧。

喻文州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手指上摘掉的戒指处皮肤和别处不同,看起来像一个天然的戒指。只是这颜色和刚刚把戒指取下时候相比,已经和周围肤色接近了。喻文州想,大概不用多久,就完全看不出手...

年(2)

说是送黄少天回家,其实喻文州也不知道黄少天住在哪里。

分手之后,黄少天和喻文州各自拉了个拉杆箱就离开了他们共同居住的地方,算起来也就是装了些换洗的衣服。而这些年共同生活的痕迹,他选择了留在那个同居的地方没动。看黄少天也是那么点行李,大概也是如此。

黄少天和喻文州多少年培养下来的默契,大概在这里最是体现了。他们决定分手之后,谁都没提过这套当初合买的房子怎么处理,屋里的一切未动,只是人没有再住回去。

喻文州说要送黄少天回去,黄少天也没表现出扭捏之态,直接报了个地址。喻文州听见地址愣了愣,似乎想说什么,可动了动嘴最后也没说。坐在车上两人一开始都没有说话,喻文州握着方向盘认真开着车,黄少天则看着...

年(1)

喻文州和黄少天认识已经十年了。

甚至从他们定情开始,到现在也已经七年了 。

当初看他们一路走来的朋友,头两年说这两应该过不了几年吧。过几年时候看他们依然甜蜜,又觉得他们大概能一直好下去。可这突然的,他们就分手了。

黄少天虽然平时话多,但是分手这种事到底还是不足为外人道也,所以在喻文州没有对外直接这样说的时候,其实是没人知道的。

喻文州当时也不是特意宣布此事的。邀请他们去参加聚会,以前都是直接和喻文州说下就算是邀请两人共同参加了,这次却请那位朋友直接去邀请黄少天。郑轩觉得奇怪,喻文州解释道,他们已经分手了。

这件事听在郑轩耳里让他惊诧万分,可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的语气却似乎好似...

昨天晚上看了会全职,越看越烦躁,觉得不太好看。

作者给男主一路开挂,什么好东西什么好事都给他,故事再后面像草泥马似的一路奔腾。一个嘴欠的男主,为人也不怎么样,同队的帮他就算了,队外的各种人还在那帮他。想着就觉得完全不可能的事,偏偏要写成这样,只能说作者实在是没别的方法写的,强行如此了。如果在三次元哪里可能啊,大家都是闲得慌,就是闲得慌也不会这样啊。


Mark

黄少天:剑圣/技术顶尖又有着惊人判断力的大神/联盟中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/逼得联盟修改规则的男人/只用普通攻击剑招之华丽流畅已经是非同凡响/

操作相当娴熟流畅,每一击一招是那么的快速精准,好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/精快准狠,黄少天的操作风格/这家伙也太狡猾了/能以比中指的心情对着镜头和煦地微笑/

一道道蓝色的剑影突然在百花式打法的光影中亮起,虽单调,却好像完全将这种迷惑人眼的光影效果给遮盖了下去一般。那一道一道华丽的轨迹,瞬时就将两位老家伙的偷袭阵势给打破了/

手下剑客翻身而起,一个“风残草尽”,一道剑光在他周身掠出一个剑圈,逼开身边二人角色,跟着一个升龙斩接剑击长空,像是御剑成仙一般直接就...

二次元和三次元不同,所以希望有话能直说。不讨厌掐CP,但是恶心要掐CP还想拿各种理由来披皮只为让自己似乎看起来不是为了掐CP,而是为了正义一样。这种做作恶心的人不行,就是那种当了Biao子还想立牌坊的人。借题发挥恶心cry

关于K剧情和尊礼尊多的一些理解

我的剧情只看了动画,小说漫画补完什么还没进行。理解都是基于动画来的。 

关于K

1.周防尊   首先请以对待一个王一个氏族老大来看待他。我个人觉得这也主要是K传达给我们的内容。带着小弟的拉风出场到最后氏族里的人喊着口号的怀念,都是基于他是氏族的王这个设定。

然后是关于他的力量和掉剑,我的理解是,之前他其实问题也有在逐步严重中,但是因为整个氏族都木有事,大家都安安稳稳的,所以可以压抑自身威能,剑损毁的速度也能尽量的减慢。但是即使如此,因为赤王的属性来说,剑也是在逐渐出问题中,这个事情是不可逆的。

而到了多多良死亡之后,一是安定剂没有了,二是尊马上...

1 / 2

© 哈库拉玛塔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